您好,欢迎访问本站博客!
  • 详细情况车次K1666运行时间5小时40分票价信息广州-赣州

李爱静一首诗里的江南名寺-马尔的视觉

全部文章 admin 2019-04-15 28 次浏览

李爱静一首诗里的江南名寺-马尔的视觉

李爱静
那天,摄影师杜鹏发给我他翻拍的二十年前的我的两篇文章,我真是很惊喜。
这是一本散文书的编选,我自己都很模糊了,他竟还记得。
文字里的自己还没有修炼成马尔,码字简洁明快,执笔姿势稍有点自命不凡。
人在刚开始睁眼看世界时,都会有这表情。
文章是去世的作家、日报社编辑傅康特地跑到一中来要去的。
我仍然能想起他的神态、面容、说话的样子。
眯着小眼睛吟吟的笑;话语缓缓,却高高低低的鲜明。
朴实得似乎此生专要来做文人,文笔细腻、秀丽到五色斑斓。
今天推送的这一章,便是他要去的第二篇。
算是过去写的一首老歌,拨弦弹唱给你听,也为纪念小城文苑里很多人熟知的朋友——傅康。

唐朝非常奇特,它造就的极具中国音韵与画意的诗文化之巅峰面貌,其当世的风靡与后世的流传,真的是风情万种。
有些场景你很难想象,比如一首小诗,历经千余年之后,几亿包括日韩的东亚人,能够一字不差的记诵下来;更奇葩的是,如今就连学者也不知晓作者其身世。
有些怪诞,但却温情脉脉。
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
这首《枫桥夜泊》不知被多少人刻成画面。
也许正是因为没有了对作者的烦琐的考据,我们才可以毫无意想间隔的单纯去想这诗,去看那寺。

寒山寺在苏州城西5公里外的枫桥镇,始建于梁,原名“妙利普明塔院”。想来它本就是个占地不大的窄小的寺院,那充满浓重而古板的佛教气味的寺名,描摹了它此前的模样。
我们得感谢唐代高僧寒山呢,因他曾在寺内主持,而且极得僧俗之心,寒山寺遂因之易名,也叫这个小寺院,剥了呆板的皮,镀了层诗意。

想想看,靠近那弯弯的枫桥,远远近近的是水中的乌篷船,月落乌啼;青瓦白墙的民居,江枫渔火。
当那一声钟响的时候,一个“寒山”意象的介入,让这一景物增添了多少情韵?

更难得的是,在江南寺庙比着金碧辉煌的今天,寒山寺依旧平和的保持着文化与诗性的灵秀。

踏上枫桥,会想诗人张继夜泊的情形;那定然是一个静谧的时分,一个“眠”字涵盖了那情境。

寺里的钟鼓楼很矮小,但因院子里回廊与建筑稍密,那钟声不免有很多的回响。

这里距离闹市近四五公里,寺边多是苏州样式的瓦房;那钟声会在街巷里传递,余音袅袅的久久散不尽。

所以那夜半的钟声尽管响于静谧的时分,却厚沉而无惊,就那么悠悠的飘落于客船。

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
这诗是丹青妙手的水墨画,瞬间景象的定格,实实虚虚的弥漫着一种审美的情绪。

当你就在寒山寺边默诵这首诗的时候,你会感觉一种恍然的惊异:那寺仅仅属于那诗。
作者相关文章
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个温暖的名字——《马晓林文集》卷一《中国的山山水水》自序
文学不死
致敬“文青”
朋友圈里的文青:孤独的欢喜者(1)